49865 中国矿泉饮品第一县,供应了国产矿泉水的半壁江山
服务热线:400-858-9000 咨询/投诉热线:18658148790
国内专业的一站式创业服务平台
中国矿泉饮品第一县,供应了国产矿泉水的半壁江山
深氪新消费 ·

宝璐

02/27
饮用水产业的发展,离不开靖宇县这座战略要地。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深氪新消费”(ID:xinshangye2016),作者: 宝璐,投融界经授权发布。

2023年,中国的包装饮用水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2000亿,在直饮水尚未普及的情况下,以40.9%的市占率,稳坐万亿软饮料市场的头把交椅。

随着饮用水市场规模的持续递增,水企之间的价格战与水源争夺战也随之进入白热化。

先有康师傅领军1元水市场,再有农夫山泉强势崛起霸占2元水价位,随之恒大冰泉、百岁三等水品牌又把瓶装水的价格越推越高,直到目前市面上的瓶装水价格已经开始向4元稳步进军。

饮用水产业的发展,离不开靖宇县这座战略要地。

位于吉林白山市的靖宇县,坐落在长白山西麓,松花江上游,是世界三大优质水源地之一,与欧洲阿尔卑斯山和俄罗斯高加索山齐名,更是中国的“矿泉之城”。

其以隐秘的地势,低调的供应着全国水质最好,产量最高的饮用水,是全国矿泉饮品产能及产量第一县。

矿泉之城

靖宇县对于商品水的生产供应,已有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

早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靖宇县就开始了对商品水的探索,虽地处长年严寒的深山,但却因山脉地势得益,拥有着全国境内水质最佳的无污染矿泉群,在国家地质矿产部于1986年4月正式下批了《吉林省靖宇县天然饮用矿泉水评审鉴定证书》之后,靖宇县开始了商品水的生产。同时也得益于中国首部《饮用天然矿泉水标准》(GB8537-1987)的颁布,国内饮用水市场开始起步。

90年代初期,吉林省长白县开发了“白山池”牌饮用水,成为吉林本土第一个饮用水品牌,此后,吉林迎来饮用水水开发热潮,靖宇县益在其中充当水源供应。

不过彼时市面上并未开始流行矿泉水,普通饮用水与蒸馏水、纯净水等才是当时的主角。尤其是在1989年,怡宝以一场巨大的营销胜利,将其推出的“蒸馏水”送上宝座,拉开了国内瓶装纯净水的时代序幕,并连续占据了7年的市场第一。

风潮之下,国内多数饮用水企业专注于生产纯净水,紧邻大城市建厂,对水源地并不看重。而此时的热门水源地,多分布在崂山、福建以及两广地区,养在深闺的靖宇县度过了很长一段无人问津的日子。

但面临被怡宝激活的饮用水市场,竞争者们纷纷涌入。

直到1998年,靖宇才迎来了水企的踏足,娃哈哈于此落户,成为靖宇县第一家矿泉饮品企业。

恰逢20世纪末时,水污染事件频发,饮水焦虑使得消费者们人心惶惶,娃哈哈趁势在2001年和2002年,连续两年抢占央视的广告标王,对“纯净”二字花重金营销,仅用了4年时间,娃哈哈的收入就达到了114亿元,将怡宝挤下宝座,成为瓶装纯净水的老大。

依托娃哈哈的入驻与饮用水的火热,靖宇县的水,开始从零散的小区域自产自销,慢慢走向全国。

公开资料显示,到1998年,吉林全省的饮用水开发企业已从零增加到近50家,年产量达到48万吨,占1997年中国年产量的28%。

按照当时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靖宇县内有优质矿泉47处,其中日涌量1万立方米以上的泉眼有5处,且都满足水质好、无污染的条件。且截止目前,靖宇全县境内日涌水量1086万吨,日允许开采量9.5万吨,有着其他水源地难以赶超的产量。

到2008年,以长白山水为主导的吉林省瓶装水产量已达到229万吨,同比增长114.5%,高出全国平均水平90多个百分点,在全国市场排名跃至第二位,吉林一省的产量增量就占到全国瓶装水总增量的23%以上,其中靖宇县贡献了过半的助力。

2014年,靖宇县的饮用水产量达122万吨、产值15亿元,贡献的产值占到全县生产总值的21%,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经济支柱产业。

探索商品水产业的40年间,靖宇县地区的生产总值由1978年的0.27亿元,增加到了2017年的72.99亿元,是1978年的270.4倍,年均稳定增长10.1%。

不仅成功脱贫,连经济结构也得到了显著的优化,根据官方政府公布的数据,靖宇县的三次产业结构,在商品水成为主导产业后,生产模式明显从“一三二”转变为“二三一”。

这意味着,围绕着商品水产业,靖宇县基本形成了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主导、服务业次之的经济结构。完成了在极寒地带中靠天吃饭的小农经济,到以水资源加工为主要支柱的转变。

如今的靖宇县,已经成为但凡要做矿泉水产品线的品牌,就一定会关注的兵家必争之地。

大战中的赢家

而让靖宇县变为炙手可热的兵家必争之地的,正是源于各大水企之间的舆论大战。

在纯净水霸占饮用水市场的十年时间里,农夫山泉突然投下一颗重磅炸弹,宣布从今以后停止生产纯净水,转而全部生产天然水,原因是纯净水对健康无益,以“担心贻误一代人”的新闻标题,把大众十几年间对于纯净水所建立的认知,一炮轰得渣都不剩。

农夫山泉称纯净水中几乎什么有益物质都没有,而含有矿物质和微量元素的天然水却对生命成长有明显促进作用。

紧接着,农夫提及了两项浙江大学所主持的“水与生命”的对比实验,表明发现在以小鼠、水仙花为例的动植物生命维持中,纯净水比之天然水有着极为显著的差距——即饮用天然水的小鼠更长寿,以天然水培育的水仙花生长更茁壮。此事一出,纯净水顿时陷入舆论漩涡。

于此同时,农夫山泉早已在靖宇县进行建厂布局,蓄势待发。

靖宇工厂的建成,是农夫山泉走出浙江的第一个生产基地,农夫山泉为此引进了当时世界先进的水生产设备,每小时设计生产能力为6万瓶,全部采用自动化操作。为了将水运出去,靖宇县还专门修建了一条瓶装水专用铁路,起点就在农夫山泉工厂,只等新的产品线抢占先机。

但康师傅立马率先调整策略,推出新品类,矿物质水,主打“优质水源”,暂时挽住了这一波舆论损失,这也是水源地争夺战的伊始。

但战场上好景不长,2008年7月,有匿名网友在天涯社区发布了一篇文章,《康师傅:你的优质水源在哪里?》,怀疑了康师傅的水源真相——“位于浙江的康师傅要么用自来水加工,要么用脏兮兮的钱塘江水,绝对没有其所说的‘优质水源’”。

康师傅难顶公众压力被迫道歉,但也自爆捅出了所谓矿物质水的行业内幕——其实大家都是自来水,没有谁比谁高贵。

中国矿泉饮品第一县,供应了国产矿泉水的半壁江山

这场旷日持久的舆论战中,各大水企都难以独善其身,曾经以“过滤27次的纯净水”闻名于市场的乐百氏,也在此舆论下被质疑“什么样的水源需要过滤27次才能喝?”,随后始作俑者农夫山泉也在“标准门”中疯狂被狙。

当纯净水、矿物质水轮番成为过去式,“一处水源供全球”的恒大冰泉与“水中贵族”的百岁山升级了新的内卷方式:卷水源、卷矿泉水产品线。舆论战中诞生的新风向让靖宇县成为了大战中的赢家,根据前瞻研究院的调查显示,过半数的消费者考虑的第一要素均是水源地。

随着水源地布局战的白热化,农夫山泉、康师傅、恒大冰泉、天力士等知名企业轮番入驻靖宇意图储备水源,十余家头部水企的入驻,带动了靖宇县商品水产业的声名大噪。

靖宇县的矿泉也跟着身价暴涨,2014年,靖宇县一处名为白浆泉的矿泉水探矿权公开拍卖,起拍价仅 5 万人民币,但经过 777 轮激烈的网上公开竞拍后,最终中标价格为创记录的 1.5677 亿。此拍卖的溢价幅度创下了靖宇县矿产资源拍卖记录,也是中国历史上拍出的价格最高的矿泉水探矿权。而在此之前,长白山地区的矿泉水资源成交价格,鲜有超过 3万元的案例。

可以说,幸运的靖宇县,才是国产瓶装水20年混战中默默吃螃蟹的角色。

水资源之困

靖宇县依靠得天独厚的水资源引得无数青睐之中,不少忧患也随之而来。

矿泉是一种稀缺资源,若是过度开采,不仅短期内不可再生,且受到污染也难以恢复。

靖宇县的矿泉水源分布呈现集中的趋势,多处水源地都处在同一区域内,不乏有数个泉口共用同一个大域水源的情况,一旦被长时间大量开采,便会导致水量出现短缺。例如农夫山泉、娃哈哈、恒大冰泉三家企业的水源地相隔很近,其中一家企业大量抽水时,其他两家企业的水源往往就不太够用了。

图片

靖宇县的水产业目前的矛盾主要在“生产”与“资源”上体现得尤为突出。

作为国内最早以矿泉水资源“吃到螃蟹”的地方,靖宇县风光无限,但长白山地域辽阔,拥有水资源的地方并不止于靖宇。靖宇县在产业上的成功,以及国内饮用水市场发展的火热,也成为了其周边县区角逐的目标,参与竞争的县区日渐增多,各地政府的招商引资难度也变得更大。

各县为了吸引企业入驻,轮番提升各种优惠条件,时常出现多个县区抢夺同一个项目的情况,僧多粥少,早已不是从前各大企业挣钱恐后进驻靖宇县一般的光景,竞争十分激烈。

地方为了留住企业,话语权逐渐被倾斜,往往也导致企业的动作容易变形。

如今靖宇县当地居民的水井已经越打越深,这意味着靖宇矿泉水集中开采区的地下水位一直在下降。

吉林省发改委对矿泉水开采其实已经明确偶过,水企的开采量必须控制在泉眼涌水量的70%以内,但在实际操作上,仍有不少企业违规超采。

以韩国农心集团安图水厂为例,其泉眼日涌水量为2.4万吨,但其实际开采量为2万吨,开采比例为83%,远超70%上限。

而大规模开采矿泉水将对地下水系造成难以预计的影响,可能出现部分涌泉枯竭,同时会减少区域内河流流量和水蒸发量,对三江流域生态也造成影响。

但现实往往很两难,以水资源为主导产业的小县城,若过于强硬,则会在企业市场话语权更强的局势中损失惨重,若过于缓和,则又容易放任水企违规操作。

此外,矿泉水的生产也伴随着不可忽视的排污问题,矿泉水的排污率在40%左右,即生产1吨矿泉水会产生0.4吨污水。以靖宇县为例,其2014年的矿泉饮品产量是122万吨,意味着至少产生了52万吨污水,平均每天产出污水1400多吨。而这些污水或多或少会被排入部分企业违规排入矿泉水源保护区内,长白山水质下降,也开始成为难以回避的事实。

这也是靖宇县这类资源开发型经济县城的痛点所在,结构性矛盾突出,产业层次低、链条短、竞争力弱。矿泉水产业占工业总量的二成以上,一旦水资源被过度影响,主导产业将面临危机。

可以预见的是,虽然靖宇县近乎坐拥着中国饮用水品牌的半壁江山,但在资源环保的大山面前,这座矿泉之城,注定要在摇摆中前行。

*以上图片已注明出处,配图仅作参考,无指向性及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参考文献:

1.农夫山泉宣布停产纯净水起争议|厦门晚报

2.拿声行业观察 | 中国饮用水行业发展历史

3.共生发展20年,农夫山泉如何把长白山推向全国?|每日经济新闻

4.瞭望东方周刊

中国 矿泉 饮品
评论
还可输入300个字
专栏介绍
深氪新消费
94篇文章
深氪新消费(原《新商业要参》)成立于2016年,聚焦新经济,关注新消费、新零售等领域的商业进化。
+关注
400-858-9000
免费服务热线
kefu@trjcn.com
邮箱
09:00--20:00
服务时间
18658148790
投诉电话
投融界App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4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trjcn.com) 版权所有 | ICP经营许可证:浙B2-20190547 | 浙ICP备10204252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留下街道西溪路698号15号楼509室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com版权所有 | 用户协议 | 隐私条款 | 用户权限
应用版本:V2.7.8 | 更新日期:2022-01-21
 安全联盟
在线客服
手机APP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