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39 光伏的2023,一个有关内卷与出清的故事
服务热线:400-858-9000 咨询/投诉热线:18658148790
国内专业的一站式创业服务平台
光伏的2023,一个有关内卷与出清的故事
奇偶派 ·

叶子

2023/12/28
回望过去一年的光伏产业,无论是产业链上游的硅料、硅片还是中游的电池片与组件环节,都经历了“盲目扩产-产能过剩-痛苦去化”的过程。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奇偶派”(ID: jioupai),作者:叶子,投融界经授权发布。

站在岁末回首,如果要用两个词来概括光伏的2023,我想“高速发展”与“极致内卷”或许再合适不过了;而如果用一句话来展望光伏的2024,那么“内卷竞争后轻踩刹车之年”也十分贴切。

其中,“高速发展”的是整个光伏行业,从宏观产业的角度来看,在过去的一年中,行业景气度随着双碳目标的推进及相关新能源需求的提升之下仍然保持了高速增长的势头。

具体来说,在12月15日举办的2023光伏行业年度大会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勃华表示,在旺盛市场需求的推动之下,2023年装机预测年内第二次上调。

从数据上来看,1—10月中,光伏制造端产值超过1.3万亿元,硅料、硅片、电池、组件产量同比增长均超过70%,光伏发电新增装机142.56GW,同比增长145%,而在国家能源局发布的电力工业统计数据中,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也同比增长了近一半。

在如此强劲需求的拉动下,中国光伏协会将全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相关预测由305-350GW上调至345-390GW,中国光伏新增装机预测由120-140GW上调至160-180GW,而2024年的预期也随之变得更加乐观,光伏产业的相关需求不可谓不火热。

光伏的2023,一个有关内卷与出清的故事

图源:光伏资讯

但伴随着行业高速发展同时出现的,却是业内玩家“极致内卷”与产能过剩的状况。谁能想到,在整个产业仍处于如火如荼的上升通道之时,相关企业的盈利情况不仅难谈得上乐观,甚至还有诸多玩家因输光手中筹码而不得不憾然离场。

SMM光伏首席分析师史真伟向记者表示,明年上半年,光伏市场将是厮杀最激烈的时候。对于一些企业而言,它们直接面对的将是能否活下去的问题,而非利润高低的问题。

就连行业巨头阿特斯董事长瞿晓铧在2023年彭博新能源财经论坛上直言,“光伏行业现在已处于‘史上最强内卷正在进行时’,大家不要期待明年光伏能有特别高的单瓦盈利能力。”

那么,光伏产业链从上到下各个环节在2023年中的价格波动与发展情况如何?资本市场又作何反应?从技术发展角度来看,2023与往年最大的改变又有哪些?而展望2024年,产业层面中可见的利好与利空有哪些?在三条不同的技术路线中,各自的发展目标与技术难点又在哪里呢?

1

光伏的2023

从扩产、内卷走向出清

回望过去一年的光伏产业,无论是产业链上游的硅料、硅片还是中游的电池片与组件环节,都经历了“盲目扩产-产能过剩-痛苦去化”的过程。

具体来说,23年年内,无论是行业内深耕多年的八大巨头企业,还是想要凭借技术迭代的契机跨界走上牌桌的新玩家,都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之下,进行着远超于需求增长速度的扩产。但在大跃进一般的无序扩产之后,紧随其后的便是全产业链级别的产能过剩,进而掀起了价格断崖式的下跌狂潮,同时也引发了行业的极致内卷,并在一年之中愈演愈烈。

从更加微观的产业链角度来看,确实如此。

位处上游的硅料、硅片端,是最先吃到行业红利的环节,也是最早感受到凌冽寒冬的地方。

在2019年至2020年间,我国的多晶硅不论是产能还是产量都处于相对的低谷期,而这也导致在光伏新一轮周期开始上行之时供给与需求出现了极大的错配,使得价格快速上涨,也促进了相关硅料产能的加速建设。但硅料作为光伏产业链中资产最重的环节,从始建至投产出货的时间实在是过长,这也让市场买卖双方对量价需求的敏感性大大降低,在价格持续高企的同时又使得未来需求与产能完全背离。

于是,自2021年硅料投产产能开始增加之后,便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一发不可收拾,2022年在2021年的基础上几乎翻倍增长,2023年预期产能又在2022年的基础上增长了一倍有余。

但需求并不会随着供给的变化而变化,在硅料产能随着入局者的增加而呈现出非理性且无法预期的野蛮增长趋势、率先投产的硅料企业赚得盆满钵满之时,价格崩盘的危险悄然来临。

从价格上来看,2023年开年之后,硅料的价格经过短暂的反弹之后继续加速下行,在6月短暂见底有一定回升后,又在11月8日再度下跌,跌破6万元/吨,市场风气也从曾经一度的拥硅为王转变成了谈硅色变,就连有着绝对成本护城河的硅料龙头通威股份,股价也在年内下跌了逾三成。

光伏的2023,一个有关内卷与出清的故事

2023年硅料价格

图源:北极星太阳能光伏

此外,同为上游的硅片也紧密跟随着硅料的价格走势,除了隆基、中环两大龙头企业还能维持盈利外,其他的企业都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

不过,在持续超过一年的下行后,当前产品价格已经处于绝大多数非一线厂商的制造成本之下,除过发生行业级别的黑天鹅外,硅料硅片价格大幅下降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但对于相关企业来说,仍然处于温水煮青蛙般产业出清的痛苦阶段。

而在上游硅料硅片价格率先崩盘后,中游的电池片与组件厂商在享受短暂成本压力释放的红利后,也同样跟随着硅料步入了产能过剩价格崩盘的陷阱。

12月15日,中核汇能2023-2024年度第二次光伏组件集中采购中标候选人公示显示,共有15家企业入围中标候选人,其中综合单价最低的横店东磁的组件报价仅为0.891元/W,已经跌破0.9元的大关,而回望年初1.8元/W-1.9元/W的水平,这样的组件价格早已不止腰斩的程度。

一位二线组件企业市场人士评论道:“还要继续跌,明年跌破0.8元/瓦也不无可能。”

价格数据下行的背后,是组件厂商间的大洗牌,一位光伏上市公司人员向媒体表示:“现在组件价格这么低,可能是有些公司在清库存。组件的价格乱象应该也只会持续一段时间,现在只能说每一家公司都在熬,熬过这一段时间价格应该能恢复正常,如果组件一直处于当前的价格,没有哪一家公司能撑得住。”

但只要牌桌上的玩家没有大批离场,光伏下行周期也绝不会结束,但由于资本的深度介入,2024年上半年才是市场厮杀最激烈、价格见底向上的时候,对于组件企业来讲,活下去,是他们唯一的目的。

而在企业盈利受到严重挤压、行业处于出清阶段之时,资本市场里的投资者们也用脚为光伏产业投出了自己的一票。

据黑鹰光伏统计,在最新的三季报披露结束后,基金公司合计持有120家光伏上市公司52.20亿股股份,与去年6月的巅峰期相比巨降49%,机构持股市值也由巅峰的4915亿元降至1411亿元,降幅达71.29%,各路巨头无一幸免,均遭遇不同程度减持。

但市场情绪在炒作之下形成的波峰波谷,永远不会成为一个产业的发展的风向标,而光伏行业也同样如此——即使在出清阶段,优秀企业仍在加速推动一体化扩产与相关技术的迭代。

光伏行业与某些已经成熟的周期性行业略有不同,作为一个技术迭代推动长期发展的产业,产能的过剩永远只是结构性的问题,各公司的公开发言也都在不断佐证这个观点。

近日,晶澳科技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中回应相关问题时表示,从光伏行业过去20多年的发展历程来看,技术和产品迭代快,高性价比的产品通常会处于产能不足的状态。隆基创始人李振国也表示,从过去10多年的发展来看,产能过剩永远是阶段性的,而且随着行业技术的不断进步,竞争越来越激烈,也加快了落后产能的淘汰速度。

所以,龙头企业们几乎无比一致地认为,即使当前光伏产业处于产能过剩阶段,也只是结构性产能过剩、阶段性产能过剩,对于光电转化率更高的产品来说仍然是一片蓝海,在等待着光伏企业们去探索。

于是,早已做好“过冬”准备的企业在相关扩产投资上仍保持着较快的速度,其中隆基股份与晶科能源亿566.87亿元与560亿元的扩产投资额名列前二,8家行业龙头2023年公布的扩产总额合计近3000亿元。

但与过去专业化布局投产出现巨大改变的是,在这一轮的的危机之中,企业们清醒地意识到了一体化生产带来的成本优势。毕竟,在独立硅料与组件中,除了那些成本控制极佳的龙头厂商来说,相关利润早已为负。而向产业链上下进行一体化扩产,可大幅降低生产成本、财务成本与管理成本,同时还能打通上下游产业链,进而规范相关产品细则,降低研发成本,成为未来发展的保障。

光伏的2023,一个有关内卷与出清的故事

图源:通威股份相关技术人员

而就在扩产的风格向一体化的偏移的同时,电池片的新技术也在2023年中不断向前探索。

其中,历经两年的角逐,在与HJT的对抗中TOPCon率先突围,并于2023年拉开了大规模量产的序幕。

根据2022年企业的扩产规划,机构预期2023年TOPCon整体投产约在300GW附近。然而,据媒体根据公开资料梳理统计,2023年以来,国内已投产TOPCon产能达达到433GW,其中TOPCo电池327.5GW、组件105.5GW,大幅超过预期。而那些以晶科能源为代表率先吃螃蟹的企业,也充分享受到了新技术带来的超额红利,甚至已经在年内收回产线的投产成本。

而在2022年中同TOPCon“对抗”的HJT技术,虽然没有迎来同TOPCon一般火热投产的场景,但在2023年中随着技术的突破,相比PERC电池综合每瓦生产成本劣势已经缩小至0.07元,实现了生产成本的显著降低并开始跨越盈亏点。未来,伴随着浆料降本与靶材降本的达成,叠加相关提效技术的突破,将会有更多的新晋玩家与有着远期发展的龙头企业加码HJT,市占率也将不断提升。

而在主流的HJT与TOPCon外,9月上旬,迟迟没有落子的隆基终于宣布了路线的选择——BC电池。作为一种平台型技术,BC可与PERC、TOPCon、HJT等主流电池技术结合,具有高光电转化效率和外观优势,未来在美观度要求较高、价格敏感度低的中高端分布式户用及工商业市场大有作为。

但BC技术本身作为一种金属化机构而非工艺结构,也决定了其只能是修饰性技术,同时当前良率较低、生产成本极高,若没有技术的突破,或将很难成为一种主流技术。

而在2023年中,光伏龙头企业们对于技术落地的果决程度,也同样耐人寻味。

在最新披露的三季报中,一直以来的光伏领域绝对“一哥”正在被追赶者晶科能源逐渐赶上,对比财报我们可以发现,晶科能源以低于隆基的营收,取得了与隆基绿能同样的净利润,而这与隆基在技术路线上的犹豫不决有着巨大的关系。

隆基作为龙头企业,虽然面对着超级巨大的市场需求,但却一定要坚持“不领先不扩产”的思路,这也导致了隆基在犹犹豫豫选择路线的时候,晶科能源已经在大规模出货了,而在终于想清什么是领先的时候,产能又遇到了爬坡的难题。

而隆基绿能总裁李振国在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也坦言,在二季度中的策略失误,就是在友商抢单时,隆基表现没有这么激进,对今年组件销售影响较大。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晶科能源三季报称,有信心超额完成全年70-75GW的组件出货目标,若目标实现,其将重回全球第一位置。

未来,BC作为一种尚且无法真正上量销售,还需大量研发投入的路线,隆基相关人士也表示,位处铜川的12GW HPBC pro扩产计划要预计2025年11月方可达产,所以说2024年中隆基将面临“空窗期”的尴尬,也意味着像三季报一般的情况,在2023年报甚至2024、2025年的财报中还将进一步体现。

在组件之外的硅片端,隆基也同样受到了影响,据CPIA等机构统计,2022年隆基在硅片行业的市占率(以产量计)为22.5%,高于TCL中环的18.2%。而2023年市占率的排名发生了变化。TCL中环在2023年中报披露,硅片市占率全球第一,反超了隆基。

而这也只是2023年的变动,在竞争更加激烈的24年中,无论哪家企业走上王座,哪个龙头无奈破产,也丝毫不会让人奇怪、

整体来看,2023年的光伏产业在过去野蛮扩张的影响下,虽然是有着非理性的波动,但却保持了高端产能的不断落地与技术的迭代突破,而在具体成就方面相比于过去数年甚至更加斐然,那么,在周期下行中的2023结束之后,2024年的光伏能否迎来反转?技术迭代点又在何方?

2

光伏的2024

否极泰来,会在前方吗?

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在2023年光储成本已经大幅降低的前提下,叠加海外加息结束、或将开启降息周期的预期,光伏产业在海内外的需求都将会有一定的提振。

光伏作为典型的成本导向的产业,任何价格的波动都将引起下游需求的巨变,而在经历过2023年的价格内卷下跌和技术快速迭代后,当前安装光伏的性价比已经处于一个十分有吸引力的区间了,如此低廉的安装成本成为了2024年光伏产业需求的最大支撑。

在产品价格持续低位的刺激外,2024年趋于宽松的货币环境也将成为推动光伏需求的主要因素。在下游落地环节中,光伏电站的建设成本较大,往往需要依赖银行贷款,而降息将会直接推动电站收益率的改善,刺激需求的持续释放。

但在宏观产业的需求之下,中国光伏产业在2024年将面临更多的诸多不确定因素。

其中,不确定性最强的便是国内需求能否保证相关韧性的问题。

在2022与2023年装机增速持续乐观、中国贡献大部分增量的前提下,2024年的内地光伏装机需求几乎已经确定性的要迎来增速大幅放缓。

在12月21日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中,公告表示将于2024年新增光伏装机两亿千瓦,但对比2023年前11个月便超过2亿千瓦装机量的数据,在国内就算不是彻底回头,起码也属于轻踩刹车的程度,从国内要增量的路,几乎已经被封死。

从政府宏观调控规律看,在2024年对风电光伏产业的发展轻踩刹车,可以帮助行业更好地夯实基础,但对于企业来说,却是一个挤出水分的痛苦过程。而这,就逼迫中国光伏产业要继续走出国门,寻求更加多样的市场渠道消解过剩产能,朝世界其他国家其他地区寻找增量。

但是,出海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国际环境如此紧张的当下更是如此。就在近日,中国真实光伏出口第一大国巴西表示,将于60日内取消对光伏组件12%的进口税收补贴,相关原因则是为了保护其国内的光伏产业链。

光伏的2023,一个有关内卷与出清的故事

图源:赶碳号科技

而这也并不是光伏产业2023年中遇到的第一次摩擦了,今年六月,有中国某光伏企业高管在参加2023年德国慕尼国际太阳能技术博览会Intersolar Europe入境时被德国相关部门现场带走。再向前回溯,甚至中国光伏产业第二轮周期的崩溃也是由于年欧美“双反”政策而引发的。

可以说,2024不同于2023的单边下跌,而是会在更多利好与利空信息的影响之下更加难以捉摸,甚至可以说哪怕周期到底再次开启上行,像三年前一样躺着赚钱的机会已经不可能存在了。

而龙头企业的表现,则不同于产业端的相对悲观不同,在延续2023年出清-见底,进而反转走强的走势的过程中,将继续扩产、加速盈利。

如前述一般,2023年全年中,由于硅料产能释放,硅料价格一路下行,进而带动组件价格跳水,截至2023年年终,除一体化企业外,各环节的成本刚刚跌落于盈利与亏损的平衡线上下,而温水煮青蛙也需要一个煮的过程,这也意味着出清阶段还远远没有结束,故2024年中仍将保持这样的价格走势直至行业出清彻底完成。

但在该过程中,头部企业将凭借其已有的优势(如一体化等),继续保持盈利状态,并加速技改与扩产的进度,其报表端的盈利拐点也将快于行业出清结束而出现,这也意味着在未来一到两个季度内,光伏企业在一直喜欢“抢跑”的资本市场中将迎来最佳的配置机会,而本轮出清后龙头企业的估值也将继续提升。

同样,技术方面的迭代也将延续2023年的路线,继续向前。

在没有破坏性的创新的前提之下,TOPCon仍将成为2024年的主流,相关设备厂商的盈利能力也将在明年持续爬坡;而HJT路线在硅片薄片化、银包铜、微晶化、靶材无铟化等技术的催化之下,性价比已经显现,2024年中若有大厂扩产HJT,或将成为该技术路线的发令枪,带动相关公司成长;而BC电池虽然肩负头部大厂的押注,但年内大幅量产仍不具可能,也要警惕相关炒作。

而在技术迭代的背后,一步走错没有跟上节奏的隆基绿能,便被TOPCon技术不如其的晶科能源所超越,延续此思路,我们也能找寻到在来年更加需要注意的企业与产业链:在2024年中,可预见概率最大的技术突破将存在于HJT路线之上,HJT作为相对的“新”技术,深度参与其中的企业大多都是“赌性坚强”之辈,不存在畏首畏尾的情况,所以其中相关设备商迈为股份等HJT路线企业更应该受到投资者们的关注。

总的来说,从产业的角度来看,2024年将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实在称不上一个所谓的“好年景”,也没有过去一般的“好预期”,但整个行业都处于优中选优的趋势之下,只要企业发展与技术迭代均将维持当前趋势,那必将于2024年中迎来周期拐点,出现投资配置机会。

3

写在最后

2023年下半年以来,组件环节白热化的价格竞争已经将产能过剩引发的惨烈景象完完全全地展现在了产业界与市场面前,在如此激烈的价格战的推动之下,很多企业已经憾然离场。

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行业产能还是市场情绪,也已经逐渐走过了担心、悲观、恐慌、绝望数个阶段,在最后的出清阶段结束后,光伏产业的龙头企业又会迎来基本面和资本市场预期共振下的否极泰来,而这个时间点,不会太远了。

光伏 能源 产业
评论
还可输入300个字
专栏介绍
奇偶派
101篇文章
奇偶之于无界,产业、公司、数据、产品,我们求客观表达
+关注
400-858-9000
免费服务热线
kefu@trjcn.com
邮箱
09:00--20:00
服务时间
18658148790
投诉电话
投融界App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4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trjcn.com) 版权所有 | ICP经营许可证:浙B2-20190547 | 浙ICP备10204252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留下街道西溪路698号15号楼509室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com版权所有 | 用户协议 | 隐私条款 | 用户权限
应用版本:V2.7.8 | 更新日期:2022-01-21
 安全联盟
在线客服
手机APP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