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71 美团更加左右为难
服务热线:400-858-9000 咨询/投诉热线:18658148790
国内专业的一站式创业服务平台
美团更加左右为难
斑马消费 ·

任建新

2023/09/05
当网约车平台和货运平台们普遍处于亏损状态的时候,都能将费率打下来,已经率先实现丰厚盈利的美团,是不是更有下调抽佣的空间?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作者:任建新,投融界经授权发布。

近日,一篇名为《2022年冬,我在临沂城送外卖》的文章,将“大学老师体验众包外卖员”的话题送上热搜。美团外卖,又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实际上,关于美团外卖员被不公正对待、上下游被外卖平台控制的争议,几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之前,《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刷屏,北京一位副处长体验送外卖12小时赚41元当场崩溃,都曾引发热议。

近期,美团外卖体系内的割裂,尤为明显。5月底,西安餐饮品牌魏家凉皮暂停美团外卖业务;6月底,新辣道创始人、信良记董事长李剑,联合数十位餐饮人抵制美团外卖。

其实,批评是最简单的。只要站在美团外卖平台这个庞然大物的对立面,将这些争议描绘成资本系统对微小个体的裹挟,就能得到共鸣。

然而,没有建议的批评是毫无意义的。我们更想探寻的问题是,美团是如何掉入当下的反噬陷阱中的?

最近十年,特别是2020-2022年特殊的3年,外卖,极大地丰富了大家的日常生活。中午不想出门点个午餐;下午茶、宵夜,各种场景应有尽有;如果你需要药品,半夜都有人给你送到。

在这个商业生态中,商家拓展了一个销售渠道,外卖员有活干、有钱赚,消费者更方便地享受到了商品和服务。大家各司其职,在提升社会整体运行效率的基础上,实现了各自的价值,各取所需。

但这只是理想状态。当下的现实是,各方的众多参与者,都在大吐苦水。商家说外卖业务不挣钱,魏家凉皮等商家暂停美团外卖业务,直接原因便是如此;小哥们冒着风险、千辛万苦送外卖,没挣到多少钱;消费者花了更多的钱,到手的外卖却又是乏善可陈。

原因在哪里?外卖平台截留了相当一部分行业资源。

按照邢斌老师在《2022年冬,我在临沂城从外卖》中的分析,每一单外卖,商家需要额外支付30%的配送费用,顾客需要支付每公里0.5元的送货费用。假设订一份20元的饭,3公里距离,顾客需要支付22元;商家拿到14元,外卖员拿到3元,平台拿到5元钱。

从中式快餐企业乡村基的经营状况,更能展现外卖平台的强势地位。2019年-2022年,该公司外卖渠道收入分别为8.45亿元、11.37亿元、15.39亿元、17.18亿元,外卖服务费分别为1.95亿元、2.92亿元、3.82亿元、4.16亿元,综合费率分别为23.08%、25.68%、24.82%、24.21%。

前几年,美团就因为这种趋势被有关部门频繁敲打,还曾因在外卖业务中实施“二选一”被认定为垄断行为而遭遇处罚。

后来,美团创始人王兴公开承诺,将继续扶持商家,并照顾好外卖小哥。但是,从公司财务数据来看,执行得并不到位。

2022年,美团即时配送交易笔数176.702亿,同比增长14.0%;公司配送服务产生的收入700.64亿元,同比增长了22.7%;同期,配送相关成本(主要为骑手成本)801.90亿元,同比增长仅11.3%。这意味着,商家们付出的单笔配送金额在增加,而骑手获得的单笔配送费用,在减少。

2023年上半年,美团即时配送交易笔数96.68亿,同比增长23.7%;公司配送服务产生的收入372.80亿元,同比增长了23.5%;同期,配送相关成本(主要为骑手成本)403.06亿元,同比增长仅13.8%。

王兴曾表示,美团外卖每送一单亏损超过1元。实际上,这只是偷换概念而已。

美团2021年将业务收入分拆成配送服务、佣金、在线营销服务三个部分。配送服务需要投入,可能发生亏损;高毛利率的佣金和在线营销服务,仍然在上半年为公司贡献数百亿元营收。可见,美团外卖,绝对不亏。

对于美团-W(03690.HK)这家公司而言,追求利润无可厚非。毕竟,赚钱是企业的首要责任。

但是,经过十余年的发展,美团在外卖市场形成了相对垄断的地位。它的外卖平台,已经成为消费社会的基础设施之一。

美团外卖,并非是创造了新的需求,而是将原本在线下交易的吃饭、买药、采购生活用品等需求线上化、即时化,从原来的传统消费市场分走了一大块蛋糕。

在这个众多主体依赖的体系中,大家都有自己的诉求,商户想盈利,外卖员想多挣钱,消费者被多快好省引诱而来,平台也有成本也需要发展。

这个不可能多角关系中,美团的确左右为难。

而且,美团的用户量见顶,公司从去年四季度开始用户量下滑之后,就不再披露用户数据;当王兴的“边界论”受阻,公司转向防守阶段,不太可能继续通过无限制扩张业务来谋求增长;当阿里系饿了么紧追不放,抖音占据了到店山头又想来外卖市场布局——内忧外患,让这种左右为难的局面,更加深重。

靠着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旅游与民宿交通、美团闪购这些商业模式成熟的业务的贡献,美团在2023年进入了创立以来业绩最好的时期。

今年上半年,公司收入1265.82亿元,增速提升至30.2%;不仅扭亏,还一不小心大赚80.47亿元。

随着消费复苏的节奏明确下来,按照当下的增长趋势,美团2023全年业绩或稳坐百亿、冲击200亿元。在业绩和市值层面,于中国互联网巨头中,稳五追三。

不过,美团追求盈利、大幅扭亏的代价,现在已经显现出来了。用户和商户规模失去增长之外,体系内部的龃龉逐渐公开化。

交通运输部此前对外表示,截至2023年7月底,主要网约车平台、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公司下调抽成比例1-3个百分点。

当时,网友们的评论都是,美团外卖啥时候降低费率?

毕竟,外卖是普通人日常接触最多的互联网平台之一,它链接了更多的消费、就业与民生话题。

当网约车平台和货运平台们普遍处于亏损状态的时候,都能将费率打下来,已经率先实现丰厚盈利的美团,是不是更有下调抽佣的空间?

外卖 消费 商业模式
评论
还可输入300个字
专栏介绍
斑马消费
68篇文章
关注泛消费领域的财经新媒体
+关注
400-858-9000
免费服务热线
kefu@trjcn.com
邮箱
09:00--20:00
服务时间
18658148790
投诉电话
投融界App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4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trjcn.com) 版权所有 | ICP经营许可证:浙B2-20190547 | 浙ICP备10204252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留下街道西溪路698号15号楼509室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com版权所有 | 用户协议 | 隐私条款 | 用户权限
应用版本:V2.7.8 | 更新日期:2022-01-21
 安全联盟
在线客服
手机APP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