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融界“CEO说”栏目,以人物采访为核心,通过深度调研优质项目,挖掘创业者背后的故事,完整呈现创业各阶段的点滴与精彩,给更多创业者带来
同在感,给投资方带去更多优质项目的观察视角。

第8期
吕卿
杭州爱卿科技 CEO

吕卿,花名“吕不为”,毕业于黑龙江大学,从06年毕业就涉足母婴领域,是国内最早一批母婴行业创业者,创办嗨佩儿婴童连锁,10多年积累了丰富资源与会员,拥有多年大健康产业经验。现任杭州爱卿科技CEO,浙商经济发展理事会副主席。

让机器人有个家,这个“傻”女人,带着“利他”精神傻傻干,却也傻傻把钱赚!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创业多年,吕卿一直奉行一个原则:“把诚信看的比命重要”,同时无论跟谁合作都秉着“利他”的思维,保证合作方的利益。她说:“我们是傻瓜式的狼性团队,傻傻的相信、傻傻的干,傻傻一起把钱赚。成就他人才能烘托自己。创业这条路,我们不一定是最聪明的,但一定要是最真诚的!”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为什么选择出来创业?

    吕卿:我是学酒店与旅游管理的,因为专业的原因,在大学就走了很多的城市和国家。06年毕业尝试母婴创业,也是源自于去了一趟俄罗斯,吸纳了国外的一些信息,当时算得上是国内最早一批做母婴创业的人了。也作为一个大学生创业项目代表,得到了政府的扶持。
    在10年的母婴创业经验中累积了很多的资源和几十万的会员。因为有这样的沉淀,所以去年能够拿到这样一个项目,跟“小宝机器人”公司进行合作,把这10多年的资源重复利用起来,并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陪护这块领域得以升级。

    投融界:“爱卿科技”加入了共享的理念,具体是什么样的模式?

    吕卿:我们去年拿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机器人的市场价要8万,对于很对家庭来说,是很难将这个机器人买回家的。大众跟这个机器人依然存在很大的距离,所以团队重点做的是“共享”+分享的模式,用分期租赁的方式,把机器人领养回家。所以一个家庭只有几百上千元,就可以将这个高大上的机器人“领养”回家。
    就像目前很火的共享自行车一样,每辆自行车的成本可能是好几百,但是骑一次只要1-2元。而我们的机器人,每个月500块,这也是很多普通家庭可以接受的。所以在去年短短2个月的时间,已经在全国各地铺开了市场,短短一年时间,就成为了全国数一数二的团队。营业额做了将近一个亿。

    投融界:创业道路上,您经历过多轮融资,有没有好的经验可以分享一下?

    吕卿:我经常说,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是“傻瓜式的狼性团队”,傻傻的相信、傻傻的干,傻傻一起把钱赚。创业11年过程,一路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我一直奉行一个原则,“把诚信看的比命重要”,同时要有“利他”的思维,每个跟我合作的人,首先我要保证他们的利益。只有让他们受益,才能让他们放心的跟我合作。
    所以11年创业过程中,我遇到过很多的恩人,他们会毫无顾虑的把钱投给我和我们的团队。因为经过了解,都会发现,我们的团队无论是诚信、还是干劲,都是能体现出来的。所以跟我合作过的人,诚信方面,在我身上从来不会有二话。我本人在这么多年创业过程当中,将诚信看的比命还重要。也同时经常对团队说的一个理念。
    对于投资人,不论如何,我的原则是,我会保障你的利益,但是决策权要在我手里。我这个项目为什么叫“爱卿驾到”?卿就是我名字“吕卿”的卿,以我的名字命名,一个创始人把自己的名字融入到企业当中,是希望跟企业共存亡的。而不只是想拿着投资人的钱,烧完钱,亏损了,倒闭了。

第7期
李东舸
杭州智棱科技有限公司 董事长

美国韦恩州立大学计算机博士,中国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曾任权威ACMMM论文集主席、摩托罗拉大项目一号技术总负责人,MDC技术发明人。创办智棱科技,获美国中小企业创新奖。曾作为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代表受现任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接见,16年浙江副省长熊建平和杭州市长张鸿铭亲临考察。

顺势而为却不做风口上的“猪”,以智能交互技术为核心,获中美两国“恩宠”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创业要顺势而为,但不能做风口上平凡的“猪”,否则不可控因素有太多,可能没成功就已被摧毁。作为一个小公司,是不可能改变潮流的。把握市场、把握方向,但一定要到“球”能滚动到的地方,顺势的同时,要有自己的特点与优势。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业的?

    李东舸:我还在摩托罗拉公司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创业的打算了,做了一些准备工作,08年的时候,正式从摩托罗拉实验室辞职。
    当时我们的技术拿到了美国中小企业创新奖,120万美元。中小企业在美国创业其实很难,所以能够拿到这样的一笔钱,对项目发展带来一定的支持力度,更是对我们项目的认可,因为这个评比是由一批风投和一批学界专家一起来考评出来的,主要是从项目的领先性和对未来的重大影响等多方面来考评的。我们当时也是非常喜欢我们要做的这个方向,发明了这个技术,所以最终决定辞职出来自己做。
    我们其实更像美国传统的科技创业,静下心来,在一个很多人都认为很有前景的方向领域,通过大量的技术积累,突破技术门槛,获得自己的竞争优势。而不像中国很多比较流行的模式创新,比如:找到一个商业模式,或者是大家还没有看到的一个市场机会。然后以市场机会来突破创业。

    投融界:您公司在美国获得了创新基金,做的很好,为什么现在选择回国来做?

    李东舸: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在哪里都有各自的优势。我们恰恰发挥我们跨领域的两国优势。美国的优势在于:我们在美国得到了最先沿的技术认知,和一些理念。
    公司从建立初就制定了发展战略,要两条腿走路,这两条“腿”,一条是中国,一条是美国。技术起于美国,核心的突破来自美国的人才;而第二条腿是到中国,是技术的产业化,并利用中国的市场,进行产业化的推广。一旦这条腿站稳了,又回到美国这条腿,迈向国际化。再到美国,以国际的竞争角度,在美国的市场得以推广,两条腿交替的前行。

    投融界:作为资深创业者,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分享一下?

    李东舸:创业必须顺势而为。作为一个小公司,是不可能改变潮流的,把握市场、把握方向,追着“球”跑,但一定要到“球”能滚动到的地方。“势”得在,但也不能做风口上很频繁的那只“猪”。顺势的同时,要有自己的特点。
    要搞清楚自己为什么创业,竞争优势在哪里。虽然是“大势所在”,但是你怎么能在这个市场中存活,并且脱颖而出。大家都创业不代表创业就是好事。也不代表创业一定会成功。市场的容量就这么大,活下来的,一定是最优秀的。

第6期
邵健
量知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董事长

杭州量知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微软学者,08年中科学博士毕业后在浙江大学任职,目前是浙江大学人工智能所副教授,中国人工智能学会智能产品与产业工委会委员。

路演8分钟迎3家投资方,“浙大系”创业黑马要让企业全员更快更好地决策!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融资、路演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回炉的过程,通过跟投资人的交互,从各个角度去审视和调适自己的项目和团队,最终只要团队靠谱,项目真正符合市场需求,有市场前景,终究会找到赏识自己的“伯乐”。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的项目经历了两次创业,这两次的团队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邵健 :是的,量知说起来,算是我们第二次创业。最早从15年我们就开始做了,当时主要是学校几个年轻的老师一起做的。做了将近一年,到了年底,我们意识到,还是应该和行业的人一起来做。所以在去年年初的时候,成立了量知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前期可以算是 一个孵化。
    后期人员得到了很大的扩充,原来的人都还在,都是学校老师的背景;后面有加入了一些互联网行业的专业人士。

    投融界:量知数据是做大数据解决方案提供商,具体是怎么去解决,能否举个实例?

    邵健 :大数据时代,很多企业都想着怎么利用数据来提升决策,传统的企业运营都是靠经验的积累,但大数据时代,企业需要用数据量化的方式来做决策。
    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帮助企业做内外数据。我们的客户对象往往聚焦在那些龙头企业, 而这些企业往往都有比较好的信息化基础,有很多业务系统,积累了很多数据,我们是把这些业务数据打通整合。
    量知:量化认知。我们核心系统有一套认知计算引擎,它就像企业的大脑一样,能够对数据有一个很好的理解与分析。
    例如我们现在在做的财通证券,就是公司在金融方面的一个标案客户。我们帮他们融资融券部门的客户做画像,针对一些炒股的客户的消费行为、投资偏好,做具体分析,方便做一些相关的业务推荐。目前业务合作已经到了第三期。

    投融界:您是通过路演结识投资方,达成合作的,关于路演,您有没有好的经验可以分享?

    邵健 :参加路演其实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对BP的准备,要在短短的路演8分钟内讲完,所以要把自己项目的要领抓的很牢。公司的定位、商业模式、产品优势、市场前景、竞争分析。这些都要非常清楚。

第5期
林炳金
上海我渴了智能科技 CEO

连续创业者,净水行业资深专家,金将普集团董事长,同时目前也在做天使投资人,是淼星投资管理合伙人,正和岛上海执行秘书长。

传统代工年产值上亿,兄弟却要携手再创业,“互联网+共享”抢占家庭厨房入口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成立“我渴了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从OEM厂商转型以净水机为切入点,用“互联网+共享”的商业模式做智能家居,林炳金看到的是厨房场景下的消费入口。在此之前,曾打造了行业隐型冠军企业,但是,不甘平庸的他,想要做行业引导者,继续开辟新的天地。

  • 对话实录:

    投融界:聊聊您的创业历程。

    林炳金:2001年开始创业,我们福建人比较喜欢做生意、挣钱。前面的一些创业,严格上来说是叫做生意,以挣钱为目的。04年到上海后作了重新再创业的规划。选择做环保行业、净水器行业。
    切入这块以后做的很顺利,刚开始是做代工,一年产值有2、3个亿。之后也做了些农业、服务业相关的投资人。14年,才开始在这个基础上,才结合了“互联网+”,做了“我渴了”这家公司。
    我把自己的创业概括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挣钱阶段,大学读了1年出来做的,都属于挣钱阶段,什么好挣

    投融界:虽然团队的领导人是您跟弟弟,但是因为你们已经完成了融资,严格上来说,公司不算是家族产业,是吗?

    林炳金:公司从成立之初,我就在思考,到底是要用旧的公司来做,还是新成立。旧的公司还有很多的不规范,引入一些专业的职业经理人进来,也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最终选择新成立公司。
    既然新的商业模式,肯定要有资本的助力,再摸索清楚才能快速扩张。既然要接触资本,就开始进行股改、挂牌。14年4、5月份的时候,上海股交中心新四板跟新三板其实功能都差不多。
    但是我们满足不了新三板“两年”的条件,所以选择在上海股交中心挂牌。
    现在想想,应该在新三板挂牌价值比较大。

    投融界:您自己既是创业者,已经成功融资过;同时您也是天使投资,在投一些其它项目,您觉得融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林炳金:创业是一个坑过一个坑。资源也好、优势也好,所有的一切都是阶段性的,根据时间的变化、市场环境的变化,在对的时间,找到对的解决方法,这个是最重要的。
    找到对的人,同时,你有能力一阶段一阶段的往下推进。

第4期
陈镜羽
证优客 创始人

连续创业者,08年计算机本科毕业,拥有9年咨询认证行业经验,国家信息安全注册审核员,2011年创业至今,创办过履策科技、雷网科技、2014年入选杭州大学生杰出创业人才培训计划。2016年创办证优客,当年6月即完成首轮融资。

他靠小聪明“耍”来多家投资方,遭遇投诉、退款风波,却用一年逆袭成行业领头羊!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一个初创型企业,3万的客单价,上线首月就完成100W+的交易,短短一个月获得数百万天使融资,资金全部到帐。证优客俨然是一匹行业黑马,快速奔走,遥遥领先市场。而这匹“黑马”成立之初,仅仅只有3个创始人+1个客服+4张桌子。

  • 对话实录:

    投融界:项目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陈镜羽:我觉得我们 的核心竞争力有2块。我们现在把所有的环节通过管理系统、分工,把它标准化掉。目前标准化30%,但是已经比一般机构效率高很多了;第二块是我们自己的系统。因为证书每年都要年审,需要续费,需要维护。多了一套这样的系统,客户在这个系统上可以非常方便的管理他们的证书。在国内我们是第一家在做。
    别人要想做,不是不可以,但是他们要模仿我们,要去开发,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在这方面,我们已经领先他们1年时间了。

    投融界:为什么能在短短一个月就获得融资?

    陈镜羽:第一是因为我比较有针对性,找的都是比较对口的产业基金,主要做企业服务这一块。第二,我们也做了一些“小聪明”。在网上找投资经理,发BP,这些都像“大海捞针”,机率比较低,我们发现这家机构的老大在演讲。他在演讲的时候,我们做了些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团队当晚做了一张A4纸大小的卡片,写上了我们公司的情况跟优势,包括我们未来的发展等,大概就一页纸。标注的很清晰。
    现场大家都在递名片给那个大佬的时候,等他会到位置上发现这些名片当中有一张夹着大卡片,就注意到了我们,问投委会我们这个项目。刚好投委会跟我们有一定的接触,就给我们牵引了。有了面见的机会。
    当时那个大佬也有产业化背景,提到认证这些,他都知道。觉得这个市场很不错,量也比较大,当时国内也就我们一家在做,所以很看好,当天就给我们发了通知。

    投融界:通过这些,你们有没有总结出什么融资经验?

    陈镜羽:融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要做的跟其它创业者不一样。不能人云亦云,要想尽办法去展现自己跟别人走不同的路子;第二是,在展现环节的时候,大家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要讲很多废话,面对投资人的时候要直击重点。
    最关键的是,现在已经过了那种拿PPT去融资的时代了,一定要用数据说话。我们在融资的时候已经有60万的数据了,有一定的客户群体,盈利模式也清晰,整个服务的流程也已经有了很好的展现与验证。并且在服务了一定的客户后,已经在业内赢得了较好的口碑。

第3期
张维加
英斧钛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创始人

北京大学元培班本科,牛津大学博士,04年杭州中考状元,06年浙江统考状元,发表科研论文25篇;原美国宇航局Diviner项目参与者,英国皇家航天科学院Fellow;现绍兴最高等级特聘专家,省级领军人才。

北大保送生、牛津博士,天才少年却被“逼”上创业“不归路”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无论学业还是事业,张维加都是无数人的榜样。但他却说:“其实我是被逼上创业这条路的。我觉得要想保全我以前的科研能力以及取得的成果,只有一条道路,就是把科学技术的成果应用化。这个社会过于关注眼前现实,锦上添花的事情很多,但是雪中送炭的,却很少!”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在英国做了几年,现在又引进到了国内,项目在两个不同的国度发展,您觉得有哪些差异化?

    张维加:在国外,技术更顶尖。英国在IT行业本身就是很厉害的。我们知道的阿法狗(AlphaGo)是谷歌英国的子公司发明的。欧洲很多大公司的总部都是在伦敦。这是英国的创业环境。我们早期在那里发展是正确的。
    回到国内,是跟市场、跟情怀比较接近。知道用户是怎样一个习惯,喜欢什么样的东西,需要什么样的东西,在国内,这些是更好的。在国内,获取用户的成本是远远低于英国的。中国的人数基数大。我们将近100万的用户,在中国不是很起眼,但是放在英国可以算很大的公司了。英国获取一个用户的成本非常的高昂的,中国获取用户的成本是比较低的。这是在市场这方面。
    另一方面,我自己是浙江人,回来,有一种“回家”的概念。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语言,这边都是会更亲切一些。在那里做的再好,也不是给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家乡做贡献。
    政策扶持方面,英国没有所谓的政策扶持,我们这样一群华裔创业团队,在英国基本属于自身自灭。

    投融界:你们的项目起步期是在英国,如果说可以选择,您觉得,在中国起步会不会更好?

    张维加:我们的整套体系是在英国发展起来的,包括之前在英国的工作经历,都成为我们项目技术体系的诱导。虽然我们没有拿什么技术上的东西过来,但是我们学习了这种风格,以及处理事情的能力。
    这些技术能力,在英国尤其是牛津大学能够发展起来。在中国或者在其他大学,不一定能发展起来。所以说早期的技术发展是一定要依赖国外的技术环境的。
    后期企业的运营又不完全依赖于技术了。这个时候就可以回来了。
    公司目前发展的已经比较成熟了。在英国的研发中心,在香港的营销中心,加上绍兴总部的人数,团队总共有三四十人。

    投融界:从创业至今,您遇到的最大坎坷是什么?您又是如何突破的?

    张维加:我觉得我一生是比较坎坷的, 我当时写过一首诗:“折桂东南十二洲,可怜春秋付水流”,十几年当中,我曾经试过很多事情,经历了很多的白眼,我在高中的时候做了一些科研成果,但是很多期刊了解到我是高中生之后,都直接拒稿。后来我自己送到北大教授手中,这个研究才算真正得到一些认可。但是它现在的影响力却很大,在异国他乡,英国、澳大利亚、美国等多个国家,都有我这个研究学派的追随者。包括国内,现在也有很多机构认可。
    读博士期间,年纪小,又是中国人,做出来的研究成果,有时候都不署我名字。创业时,觉得我太年轻,又长得娃娃脸,不值得信任,碰过很多壁。
    所以我觉得: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人最终一定是要靠自己。

首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