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融界“CEO说”栏目,以人物采访为核心,通过深度调研优质项目,挖掘创业者背后的故事,完整呈现创业各阶段的点滴与精彩,给更多创业者带来
同在感,给投资方带去更多优质项目的观察视角。

第11期
雷涛
天雷动漫 创始人

80后创业者,少年班学员,16岁考入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机电工程专业,北京电影学院动画硕士。 2003年21岁自投自制自售动画电影《雨石》获第一桶金147万;曾打造动漫品牌《茗记》。从业14年,获国内外奖50余项。2010年创立天雷动漫,致力于打造学龄前动漫品牌。

曾遭遇财务危机抵押房产,背水一战迎数千万A轮融资,他要给幼儿最好的动画!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他说:“我的风格是,时刻准备着,凡事都要有Plan B,在最好的时候,做最坏的打算;在最坏的时候,同样要坚持,做好背水一战的打算,对未来抱有希望。”也正是因为他的不放弃,才有了如今的“天雷动漫”。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为什么选择做这个领域?

    雷涛:我是“工科男”,学机电工程的,因为热爱动漫,热爱这个行业,毕业之后选择去美术电影制片厂进修。之后在一个培训学校里交动漫课,带着学生做了一个电影,06年将它卖到了央视6套和广州音像出版社。收回147万,这是我的第一桶金。
    之后做了《茗记》动画微电影,在当时中国中学生群体,引起了比较大的影响,也拿到了很多奖,但是后来觉得产业化不足,市场化不足。
    所以就去美国、英国、日本、韩国等多个国家考察,发现幼儿动画在国外是非常成熟的,产品也做的非常好,市场潜力非常大,而国内则相对比较薄弱。
    所以决定以此为切入点,做幼儿动画(学龄前动画),团队的话就找了一些新锐的导演、动画制作师,从英国BBC、美国皮特斯请了一些专家过来过顾问。花了几年时间,做了《小鸡彩虹》这个品牌,并且沉淀出来一个非常强的团队。
    从无到有,从0-1,一步一步做出来的,专业的学龄前动画。

    投融界:做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问题?

    雷涛:我刚毕业的时候做电影,是没有报酬,以实验的形式去做的。团队来来去去,人员流动很频繁,最凄惨的时候,整个工作室只剩2个人,其中一个人是我自己。当时无数个通宵,时差都倒不过来。
    我们做《茗记》的时候,为了做的更逼真,自己去老家把这些场景照片都拍出来,找小朋友表演出来,这样一来,它的质量非常高,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做《小鸡彩虹》的时候,我自己跑去美国找专家,保安还以为我是危险分子,在我告诉他我要干嘛的时候,还很警惕的拿起了电警棍。尽管我英语还不太好,但为了找都到这个专家,也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为了让《小鸡彩虹》更加严谨,在定颜色的时候,请加州大学色彩专家一个值一个值的给我们定颜色。

    投融界:您有什么好的融资经验?

    雷涛:做IP内容,市场已经到了非常热的时候了,如果没有独特的优势,没有规模化,融资其实是比较难的。对于很多IT精英来讲,前期的孵化很长,投入很高,营收很慢,只要一旦打开融资,就要极尽所能的接触投资人,去路演,去接触PR等。
    不要怕麻烦,高密度的时候,我一天可能要见4-5波投资人,当然也不能盲目的撒网,了解投资机构方的背景,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方向的拓展、布局。如果完全没有,建议可以忽略。
    投资人绝大多数有一个指标是喜欢的——数据。所以在跟投资人聊的时候,要注意全方位展示项目的核心优势,自己已经做出的数据,并且提前做好行业研究,要有足够的信息和扎实的数据推演展示给投资人,让他们信服。
    另外一个,在行业里的口碑很重要,因为这个圈子其实是很小的。如果有什么污点,会很快被拉入黑名单,所以诚恳非常重要,1就是1,2就是2。数据一定要非常真实,估值一定要非常合理,不要盲目的乐观。

第10期
刘玎
久久基因 CEO/创始人

高性能计算硕士,创立久久基因前,曾在美国超算中心和UCB工作,做出全球最快矩阵算法;曾在微软、腾讯从事大数据相关研发和管理工作。

这家基因公司谨遵“三道”,屡获融资,奈何却成华大基因“眼中钉”?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刘玎说,他的经营之本是天道、人道、商道,重视用户,重视团队,且不违反商道,最终是要带来盈利。他说:“如果你去追用户,钱就来追你;如果你去追钱,用户和团队就跑了。”而他所做的事,所遵循的理念,起源竟是来自于他在美国的一次“死里逃生”......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的创业初衷是什么?

    刘玎:在创办久久基因之前,我在美国超级计算中心工作,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的意外之后,震动很大,也为我现在所做的事,所遵循的原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当时,我去了一趟微软在西雅图的总部,由于昼夜温差大,白天温度还是零下3度,到了晚上突然降到零下30度,我独自在外,又错过了班车,整个人都冻僵了,差点死掉。
    后来,拦下了一辆卡车,司机是个黑人。在车上,我滔滔不绝的跟他讲,我是做超级计算、用户武器开发的,当时我觉得自己做这个特别牛。但司机听我说完,却跟我说:“I Saved your life,but you are a killer”我救你的命,但是你研究如何杀人。在他价值观里,我所做的是会给社会带来危险的。最后,送到市区下车的时候,他又送了我一句话说:“I give your a word,to be a good man”我留给你一句话,当个好人。
    他的话震撼到了我,所以我开始思考,自己学了这一身超级计算的本领,到底应该做什么才是最有意义的?我既然拥有超级计算这个极致的技术,就应该去解决极致的问题,为更多人带来带来更有意义的事。

    投融界:如果用户用这个检测了基因得出报告,后续具体怎么来帮助达成结果?

    刘玎:以纤体瘦身为例,1份499的瘦身检测服务,打开,里面共有3样东西:检测的刮棒、使用说明、顺丰订单到付。最后拿微信,扫一扫你的专属二维码。绑定后,7-10天后,就可以看到你的检测报告。
    告诉你基因的情况,如何锻炼、如何饮食、如何改善饮食习惯.....根据你的基因特点,解决这些问题,如果还是不懂,还可以一键咨询,人工解答。
    目前产品也还在升级,我们会跟很多做私教APP,还有运动手环等产品数据打通,这样你用的APP,你戴的手环,就是为你量声定制的。这样很多的场景都能把你基因的特点用得上。
    未来我们也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提供更好的内容,将更好的服务嫁接给用户。而价格也不贵,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一个人都能用得上,用的起。

    投融界:融资过程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刘玎:我们的第一轮融资,其实挺感人的。创业初期,我们公司办公室还很小。投资人找到了我们,说我们是家徒四壁。
    我说:“确实是家徒四壁”,地方很小,放画板的面积都不够,墙上全部贴着墙纸,直接在墙纸上写的密密麻麻,做各种数据的推演,商业摸索的推敲,技术的优化,产品的运营。
    但投资人看到了这个场面后,直接就说:“ok,我要投”。就是看中了这个团队,非常认可我们,一定要投。
    他是自有基金,没有LP的压力,对我们这个看起来有很大的未来,但是当下现实还有点骨干的领域投资,真的也是需要有真正的勇气的,因为当时我们也还没有营收。但事实证明他没看走眼,我们今年的净利润预计有一千多万。

第9期
吴震
杭州映墨科技有限公司 联合创始人

映墨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浙江大学航空航天学院博士,精通各种算法,曾任华为项目经理和UT斯达康高级顾问,积累了丰富的团队管理经验。2012年开始有创业的想法,2014年正式与两位好兄弟冯国华和罗浩共同创办杭州映墨科技有限公司。

深耕儿童VR/AR,创业是一群有才华的人,一起做有价值的事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创业并不是为了赚多少钱,而是为了和一群有才华的人一起干成一件事情,做点对社会有价值的事儿;创业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团队的事。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如何看待目前的VR市场?

    吴震:目前的VR市场已经进入“理性繁荣”的阶段,或者说是在洗牌期吧。今年大概又会死掉一批VR企业,有核心竞争力、在某个细分领域里深耕并找到了合适的商业模式的企业会活得不错。但总体来说,整个行业向上的,毕竟苹果、微软、联想、阿里、腾讯、京东等国内外巨头都在这块加大投入和布局。总结一下就是,VR的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是曲折的。

    投融界:您为什么选择切入儿童细分市场?

    吴震:其实VR的市场教育还远远不够,短期内C端都很难起来,相对而言B端的行业应用更有机会。为了寻求一种能够将VR产业落地并实现可持续盈利的行业应用,我们做过很多尝试,包括虚拟骑行系统、虚拟游乐设备甚至是大空间的定位方案我们都做过。最后选择切进儿童这一垂直领域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我们有相应的技术积累;二是儿童VR有市场潜力,基于这两方面我们可以把这个事儿做起来。

    投融界:从创业至今,您遇到的最大坎坷是什么?您又是如何突破的?

    吴震:公司刚成立的时候,从产品策划到产品研发,没有愿意合作的公司,没有愿意投钱的基金,甚至第一代产品的头带也是找一家修鞋店制作的。但不管怎么艰难,我们的核心成员也一个都没有离开,大家咬牙坚挺,渡过难关,直至步入正轨。这里也要感谢一下我们的伯乐、天使投资方如山创投,在我们还没有做出一款产品的时候就给了我们500万的投资。
    再有就是15年年底的时候,从做C端的头显到B端的设备的转型非常痛苦,当时资金链差点断掉。所以也特别感谢我们的A轮投资方华睿、银江、奋达科技等,感谢他们认可我们的儿童VR项目和模式。

第8期
吕卿
杭州爱卿科技 CEO

吕卿,花名“吕不为”,毕业于黑龙江大学,从06年毕业就涉足母婴领域,是国内最早一批母婴行业创业者,创办嗨佩儿婴童连锁,10多年积累了丰富资源与会员,拥有多年大健康产业经验。现任杭州爱卿科技CEO,浙商经济发展理事会副主席。

让机器人有个家,这个“傻”女人,带着“利他”精神傻傻干,却也傻傻把钱赚!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创业多年,吕卿一直奉行一个原则:“把诚信看的比命重要”,同时无论跟谁合作都秉着“利他”的思维,保证合作方的利益。她说:“我们是傻瓜式的狼性团队,傻傻的相信、傻傻的干,傻傻一起把钱赚。成就他人才能烘托自己。创业这条路,我们不一定是最聪明的,但一定要是最真诚的!”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为什么选择出来创业?

    吕卿:我是学酒店与旅游管理的,因为专业的原因,在大学就走了很多的城市和国家。06年毕业尝试母婴创业,也是源自于去了一趟俄罗斯,吸纳了国外的一些信息,当时算得上是国内最早一批做母婴创业的人了。也作为一个大学生创业项目代表,得到了政府的扶持。
    在10年的母婴创业经验中累积了很多的资源和几十万的会员。因为有这样的沉淀,所以去年能够拿到这样一个项目,跟“小宝机器人”公司进行合作,把这10多年的资源重复利用起来,并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陪护这块领域得以升级。

    投融界:“爱卿科技”加入了共享的理念,具体是什么样的模式?

    吕卿:我们去年拿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机器人的市场价要8万,对于很对家庭来说,是很难将这个机器人买回家的。大众跟这个机器人依然存在很大的距离,所以团队重点做的是“共享”+分享的模式,用分期租赁的方式,把机器人领养回家。所以一个家庭只有几百上千元,就可以将这个高大上的机器人“领养”回家。
    就像目前很火的共享自行车一样,每辆自行车的成本可能是好几百,但是骑一次只要1-2元。而我们的机器人,每个月500块,这也是很多普通家庭可以接受的。所以在去年短短2个月的时间,已经在全国各地铺开了市场,短短一年时间,就成为了全国数一数二的团队。营业额做了将近一个亿。

    投融界:创业道路上,您经历过多轮融资,有没有好的经验可以分享一下?

    吕卿:我经常说,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是“傻瓜式的狼性团队”,傻傻的相信、傻傻的干,傻傻一起把钱赚。创业11年过程,一路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我一直奉行一个原则,“把诚信看的比命重要”,同时要有“利他”的思维,每个跟我合作的人,首先我要保证他们的利益。只有让他们受益,才能让他们放心的跟我合作。
    所以11年创业过程中,我遇到过很多的恩人,他们会毫无顾虑的把钱投给我和我们的团队。因为经过了解,都会发现,我们的团队无论是诚信、还是干劲,都是能体现出来的。所以跟我合作过的人,诚信方面,在我身上从来不会有二话。我本人在这么多年创业过程当中,将诚信看的比命还重要。也同时经常对团队说的一个理念。
    对于投资人,不论如何,我的原则是,我会保障你的利益,但是决策权要在我手里。我这个项目为什么叫“爱卿驾到”?卿就是我名字“吕卿”的卿,以我的名字命名,一个创始人把自己的名字融入到企业当中,是希望跟企业共存亡的。而不只是想拿着投资人的钱,烧完钱,亏损了,倒闭了。

第7期
李东舸
杭州智棱科技有限公司 董事长

美国韦恩州立大学计算机博士,中国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曾任权威ACMMM论文集主席、摩托罗拉大项目一号技术总负责人,MDC技术发明人。创办智棱科技,获美国中小企业创新奖。曾作为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代表受现任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接见,16年浙江副省长熊建平和杭州市长张鸿铭亲临考察。

顺势而为却不做风口上的“猪”,以智能交互技术为核心,获中美两国“恩宠”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创业要顺势而为,但不能做风口上平凡的“猪”,否则不可控因素有太多,可能没成功就已被摧毁。作为一个小公司,是不可能改变潮流的。把握市场、把握方向,但一定要到“球”能滚动到的地方,顺势的同时,要有自己的特点与优势。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业的?

    李东舸:我还在摩托罗拉公司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创业的打算了,做了一些准备工作,08年的时候,正式从摩托罗拉实验室辞职。
    当时我们的技术拿到了美国中小企业创新奖,120万美元。中小企业在美国创业其实很难,所以能够拿到这样的一笔钱,对项目发展带来一定的支持力度,更是对我们项目的认可,因为这个评比是由一批风投和一批学界专家一起来考评出来的,主要是从项目的领先性和对未来的重大影响等多方面来考评的。我们当时也是非常喜欢我们要做的这个方向,发明了这个技术,所以最终决定辞职出来自己做。
    我们其实更像美国传统的科技创业,静下心来,在一个很多人都认为很有前景的方向领域,通过大量的技术积累,突破技术门槛,获得自己的竞争优势。而不像中国很多比较流行的模式创新,比如:找到一个商业模式,或者是大家还没有看到的一个市场机会。然后以市场机会来突破创业。

    投融界:您公司在美国获得了创新基金,做的很好,为什么现在选择回国来做?

    李东舸: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在哪里都有各自的优势。我们恰恰发挥我们跨领域的两国优势。美国的优势在于:我们在美国得到了最先沿的技术认知,和一些理念。
    公司从建立初就制定了发展战略,要两条腿走路,这两条“腿”,一条是中国,一条是美国。技术起于美国,核心的突破来自美国的人才;而第二条腿是到中国,是技术的产业化,并利用中国的市场,进行产业化的推广。一旦这条腿站稳了,又回到美国这条腿,迈向国际化。再到美国,以国际的竞争角度,在美国的市场得以推广,两条腿交替的前行。

    投融界:作为资深创业者,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分享一下?

    李东舸:创业必须顺势而为。作为一个小公司,是不可能改变潮流的,把握市场、把握方向,追着“球”跑,但一定要到“球”能滚动到的地方。“势”得在,但也不能做风口上很频繁的那只“猪”。顺势的同时,要有自己的特点。
    要搞清楚自己为什么创业,竞争优势在哪里。虽然是“大势所在”,但是你怎么能在这个市场中存活,并且脱颖而出。大家都创业不代表创业就是好事。也不代表创业一定会成功。市场的容量就这么大,活下来的,一定是最优秀的。

第6期
邵健
量知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董事长

杭州量知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微软学者,08年中科学博士毕业后在浙江大学任职,目前是浙江大学人工智能所副教授,中国人工智能学会智能产品与产业工委会委员。

路演8分钟迎3家投资方,“浙大系”创业黑马要让企业全员更快更好地决策!更多内容   >

  • 文章摘要:

    融资、路演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回炉的过程,通过跟投资人的交互,从各个角度去审视和调适自己的项目和团队,最终只要团队靠谱,项目真正符合市场需求,有市场前景,终究会找到赏识自己的“伯乐”。

  • 对话实录:

    投融界:您的项目经历了两次创业,这两次的团队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邵健 :是的,量知说起来,算是我们第二次创业。最早从15年我们就开始做了,当时主要是学校几个年轻的老师一起做的。做了将近一年,到了年底,我们意识到,还是应该和行业的人一起来做。所以在去年年初的时候,成立了量知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前期可以算是 一个孵化。
    后期人员得到了很大的扩充,原来的人都还在,都是学校老师的背景;后面有加入了一些互联网行业的专业人士。

    投融界:量知数据是做大数据解决方案提供商,具体是怎么去解决,能否举个实例?

    邵健 :大数据时代,很多企业都想着怎么利用数据来提升决策,传统的企业运营都是靠经验的积累,但大数据时代,企业需要用数据量化的方式来做决策。
    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帮助企业做内外数据。我们的客户对象往往聚焦在那些龙头企业, 而这些企业往往都有比较好的信息化基础,有很多业务系统,积累了很多数据,我们是把这些业务数据打通整合。
    量知:量化认知。我们核心系统有一套认知计算引擎,它就像企业的大脑一样,能够对数据有一个很好的理解与分析。
    例如我们现在在做的财通证券,就是公司在金融方面的一个标案客户。我们帮他们融资融券部门的客户做画像,针对一些炒股的客户的消费行为、投资偏好,做具体分析,方便做一些相关的业务推荐。目前业务合作已经到了第三期。

    投融界:您是通过路演结识投资方,达成合作的,关于路演,您有没有好的经验可以分享?

    邵健 :参加路演其实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对BP的准备,要在短短的路演8分钟内讲完,所以要把自己项目的要领抓的很牢。公司的定位、商业模式、产品优势、市场前景、竞争分析。这些都要非常清楚。

首页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