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33 披星带帽濒临退市,重整投资人入局,创始人迎来了什么?
服务热线:400-858-9000 咨询/投诉热线:18658148790
国内专业的一站式创业服务平台
披星带帽濒临退市,重整投资人入局,创始人迎来了什么?
2022/12/26
的确,有限的财力资源下,作为如今贵人鸟的实控人,东北粮食大亨李志华也不太可能放弃自己擅长的粮食业务,在自己不熟悉的赛道上投入资金。

随着创始人林氏父子的接连“倒台”,新任掌舵人率领着“昔日鞋王”贵人鸟狂奔在一条崭新的道路上。

12月初,贵人鸟公告称,全资子公司米程莱拟以3.73亿元现金购买公司实控人李志华旗下“和美泰富”的固定资产、土地使用权、在建工程,全资子公司金鹤农业拟0元收购和美泰富持有的全部知识产权。

主营粮食仓储、大米加工及销售的“和美泰富”将所有粮食相关业务兜售给了贵人鸟,自己不再从事此类业务,而后者由原先的单一粮食贸易扩展为“粮食生产+仓储+贸易”的综合产业链。

作为“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贵人鸟算得上是中国知名国货品牌,如今为何放弃多年的经营“成果”,转而投入风马牛不相及的农业怀抱?

披星带帽濒临退市,重整投资人入局,创始人迎来了什么?

多元化战略,“错误”的开端

上世纪80年代,福建晋江刮起了一股创业的风潮,当时许多商人回到家乡投资建厂,而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服装鞋帽这个品类,其中诞生了特步、安踏、361、贵人鸟等知名品牌。

起初,拥有港商身份的林天福只从事国际运动品牌的代工和贴牌工作,然而微薄的利润、过度依赖品牌方的风险让他逐渐意识到自主品牌的重要性,并开始转型发展自己的贵人鸟品牌。

在营销上投入重金是当时林天福倚重的运营策略,一边聘请流行天王刘德华作代言,在各大电视台相继播放广告,一边蹭着北京申奥成功的热度,赞助各类体育赛事,而靠着营销打开的知名度,贵人鸟也确实收获了喜人的成绩。

营销之外,贵人鸟对线下渠道的铺设也堪称“豪爽”。2009年-2012年,贵人鸟的门店数量从不到2000家,激增至5000多家,随之而来的是业绩大幅增长,年营收达到28.6亿元。

知名度和线下门店的双轮驱动,让贵人鸟很快跻身中国十大运动鞋品牌阵列,并在2014年率先登上资本市场,成为“A股体育品牌第一股”,市值一度突破400亿元。

作为创始人,林天福的身价也“水涨船高”,2015年以190亿元身家登顶“泉州首富”,全国排名第108位,比同年上榜的安踏体育董事局主席丁世忠,身家高了78亿元。

资本市场流入的巨量资金似乎让林天福出手变得更加阔绰,从一个豪爽的企业家升级为一个不停买买买的“败家子”。

上市一年后,贵人鸟不再满足于传统的运动鞋服的制造和销售,开始多元化扩张战略,四处寻找投资标的,频繁进行收购并购,利用上市公司的平台玩起了资本游戏。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2018年,贵人鸟投资与收购了12家公司,涉足体育相关的社区、游戏、经纪、保险,还有一些小众运动品牌,耗费累计金额超过了30亿元,是2015年3.31亿元净利润的近十倍。

而在贵人鸟执迷于多元化扩张战略时,同梯队对手安踏体育选择了“单聚焦、多品牌、全渠道”的新方向,李宁聚焦主品牌并借助国潮之风收割消费者市场,迅猛崛起。

节节败退的贵人鸟从2017年开始迎来闭店潮,2017年减少376家,2018年减少857家,2019年关闭188家。2021年,贵人鸟品牌零售终端仅1532家,其中三线城市零售终端318家,四线城市零售终端435家。

频频失败的投资、被对手攻城略地的主营业务、不断推高的资产负债比,结果可以预见贵人鸟的不断亏损。2018年-2020年,公司连续三年巨亏,分别为-6.86亿元、-10.96亿元、-3.82亿元,一度披星戴帽被“*ST”,站在退市边缘。

昔日展翅高飞的贵人鸟渐渐迷失在云雾迷蒙的道路上,找不到方向,却也不得不前进。

披星带帽濒临退市,重整投资人入局,创始人迎来了什么?

折翼求生,创始人被踢“出局”

2020年8月,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贵人鸟最终被债权人申请重整。11月,披星戴帽的贵人鸟被法院裁定进入重整程序。

唯一报名的重整投资人--粮食贸易流通业第三方供应链服务平台黑龙江泰富金谷,自然而然成为了贵人鸟的新股东。

重整完成后,泰富金谷实控人李志华跃升至贵人鸟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0.36%,为贵人鸟提供资金以及粮食贸易业务,而34岁的林思萍从父亲林天福手中接任贵人鸟品牌公司董事长之职。

或许刚开始注入粮食资产,是陷入绝境的林氏父子的选择,然而后续的一些列“变化”,则让公司脱离了他们的掌控,并与原有的体育鞋服业务越来越远。

披星带帽濒临退市,重整投资人入局,创始人迎来了什么?

2022年7月,贵人鸟公告称,原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因执行法院裁定导致其所持公司股份被动减少,本次权益变动后,贵人鸟集团及一致行人合计持有2.58亿股,占总股本16.45%。原第二大股东泰富金谷持股3.20亿股,占总股本的20.36%,被动成为第一大股东。

8月13日,贵人鸟董事会选举李志华为董事长,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同步由林思萍变更为李志华。同时,泰富金谷还提名王洪军、傅锴越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两人分别为李志华的妻弟和女婿。

就像林氏父子逐渐消失在贵人鸟的权力舞台上一样,他们所致力的鞋服行业也渐渐“没落”。

同年10月,贵人鸟开始处置部分体育产业的投资,公告称,拟处置上海慧动域投资中心、上海竞动域投资中心。

具体来看,慧动域2021年营业收入为0,净利润为-4363.58元。如果说慧动域没有营收还陷入巨额亏损,属于“劣质资产”的话,那么竞动域就应该算得上是优质资产。竞动域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39亿元,净利润达1.31亿元。

对于出售资产,贵人鸟表示,慧动域、竞动域的主要投资方向为“互联网+体育”,受互联网产业发展、投资估值波动等因素的影响较大,继续持有慧动域、竞动域有可能给公司带来不利影响,最终处置情况对公司的财务影响也尚存在不确定性。

在对体育业务的“打压”之时,粮食业务则被“扶”上新高度。

12月初,贵人鸟的全资子公司米程莱拟以3.73亿元现金购买公司实控人李志华旗下“和美泰富”的固定资产、土地使用权、在建工程,全资子公司金鹤农业拟0元收购和美泰富持有的全部知识产权。

而今年半年报也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51亿元,同比增加22.87%。其中,新晋的“粮食贸易业务”营业收入已达2.38亿元,而贵人鸟的老本行“运动鞋服业务”仅实现业务收入2.8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9.19%。

披星带帽濒临退市,重整投资人入局,创始人迎来了什么?

跨界卖粮,再次起飞的漫漫长路

与其说还是一家鞋服公司,不如说贵人鸟已经是一家粮食企业。

在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看来,实际上贵人鸟目前主营业务已是以粮食业务为主导。在鞋服业务方面,贵人鸟当下的实际市场表现已远不如其他当地运动品牌。再加之粮食业务和鞋服行业跨界过大,不同业务模式很难实现互补。仅靠之前的市场沉淀,未来贵人鸟在鞋服业务上很难脱颖而出。

的确,有限的财力资源下,作为如今贵人鸟的实控人,东北粮食大亨李志华也不太可能放弃自己擅长的粮食业务,在自己不熟悉的赛道上投入资金,而没有资金支持的“老业务”则唯有在时光中慢慢老去,直至消失。

甚至对于之后鞋服业务是否会剥离,贵人鸟董秘办工作人员也含糊其辞:“现在还不能保证,只能看鞋服业务后面的发展情况。现在能确定的是,粮食贸易会加大力度。后续是双主业还是转为一个体系,现在还不能对外透露。”

被放弃的鞋服业绩恐怕难以好转,新兴的“卖粮”业务却还有待发展。

相比以前的鞋服业务,贵人鸟的粮食贸易毛利率偏低。2021年贵人鸟粮食毛利率11.1%,运动鞋服、招商及代运营毛利率分别为23.55%、47.42%;2022年上半年,贵人鸟粮食贸易毛利率降至7.29%,运动鞋服、招商及代运营毛利率分别为22.05%、44.29%。

显然,粮食贸易业务虽给贵人鸟增收做出巨大贡献,但对公司提升盈利水平帮助并不大。今年1-9月,贵人鸟实现营收9.87亿元,同比增长12.89%,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480万元、-2583万元,未能维持盈利状态。

后退的是慢慢放弃的鞋服业务,迎面的是低毛利的粮食业务,贵人鸟再次起飞的跑道还是一条漫漫长路。

贵人鸟 粮食
评论
还可输入300个字
400-858-9000
免费服务热线
kefu@trjcn.com
邮箱
09:00--20:00
服务时间
18658148790
投诉电话
投融界App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4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trjcn.com) 版权所有 | ICP经营许可证:浙B2-20190547 | 浙ICP备10204252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留下街道西溪路698号15号楼509室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com版权所有 | 用户协议 | 隐私条款 | 用户权限
应用版本:V2.7.8 | 更新日期:2022-01-21
 安全联盟
在线客服
手机APP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