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11
服务热线:400-858-9000 投诉监督热线:0571-56206690
国内专业的一站式创业服务平台

美国少儿精神健康平台「Little Otter」获2200万美元A轮融资:早期干预至关重要,家长共同参与接受治疗

明亮公司 Valerie Lin
01/13
Little Otter由Rebecca Egger和Helen Egger母女于2020年5月创立,致力于通过数字化平台为少儿及其家庭提供定制化的精神健康解决方案。平台为患有焦虑、多动症、抑郁症、情绪或行为障碍的儿童及青少年提供精神健康治疗。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明亮公司”(ID:suchbright),作者:Valerie Lin,投融界经授权发布。

近日,美国少儿精神健康治疗平台Little Otter获22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获得超额认购,由CRV领投, 火炬资本(Torch Capital)、Vast Ventures、Hinsdale、Boxgroup、Able Partners、Carrie Penner、G9 Ventures、Springbank Collective跟投。资金将主要被用于市场拓展。目前,该平台已在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佛罗里达州投入使用,公司计划于2023年前使其业务覆盖全美。此外,据该公司CEO Rebecca Egger透露,除了业务扩张,他们也将在技术和数据平台方面大力进行投资。

Little Otter由Rebecca Egger和Helen Egger母女于2020年5月创立,致力于通过数字化平台为少儿及其家庭提供定制化的精神健康解决方案。平台为患有焦虑、多动症、抑郁症、情绪或行为障碍的儿童及青少年提供精神健康治疗、家长育儿支持、教育和药物管理工具。Helen Egger是知名少儿精神病学专家,曾任纽约大学Langone健康中心儿童及青少年精神病学教授,拥有超过30年的临床和学术经验,现任该公司首席医疗和科学官(Chief Medical and Scientific Officer)。她的女儿Rebecca Egger是一位计算机科学家,曾任CZI (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及其妻子Priscilla Chan创立的“慈善资本主义”项目)传染病项目负责人,在医疗技术领域拥有超过10年的专业经验,现任公司CEO。该公司的“全女性董事会”包括来自CRV的 Kristin Baker Spohn以及来自火炬资本(Torch Capital)的Katie Reiner。

01

少儿精神健康护理供应短缺,数字化平台提高问诊效率、精确匹配满足个性化需求

据福布斯报导,精神健康创业领域获得的风险投资在2020年达1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然而,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曾关注过0-3岁的儿童的精神健康。此外,基于“家庭”精神健康提供服务的创业公司也寥寥无几。与其他精神健康创业公司不同的是,Little Otter为0-14岁的少儿提供服务,并且通过治疗整个家庭、而非仅限于儿童或青少年本人,来解决少儿精神健康问题。

家庭用户在平台上注册后会收到旨在根据用户需求制定评估报告的5分钟问卷。此后,平台将家庭用户与个人护理主管匹配,该主管在审查评估报告后与家庭用户讨论其独特的需求,确定后续治疗步骤,为家庭用户创建护理计划,并指定合适的护理人员——少儿治疗师、精神病学家、育儿专家或夫妻顾问。护理主管的服务贯穿整个治疗过程,他们与家庭用户一起设定目标以及里程碑,每季度为用户进行一次心理健康检查并衡量改善程度。目前,85%的平台用户在短短六个疗程内就能见效。

美国少儿精神健康平台「Little Otter」获2200万美元A轮融资:早期干预至关重要,家长共同参与接受治疗

来源:App Store

根据Medium数据,在美国境内14岁或14岁以下的少儿约6000万名,占全美总人口的18%。其中,近20%的少儿面临着某种形式的精神健康需求或障碍(抑郁、焦虑、多动症)。然而,福布斯报告显示,美国近75%的县没有少儿精神病医生,仅17%的精神科医生能够被预约,专家问诊的平均等待时间长达43天。少儿和成人精神病学家Anjani Amladi博士称,即使在疫情爆发之前,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领域专家已经非常短缺。美国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学会(AACP)认为,美国对少儿精神科医生的需求人数是目前市场供给能力的四倍。

精神健康远程问诊赛道之所以深受资本青睐,是因为它能在极大程度上提高问诊效率,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精神健康需求。Little Otter不仅“消除”了漫长的等待时间,还确保护理人员与病人的个性化需求高度匹配。Helen Egger博士提到,“孩子们的精神健康危机不能仅仅通过培训更多的护理人员来解决,我们需要将数字化和数据科学与少儿精神健康结合起来。” 自推出以来,Little Otter的月增长率高达45%。

火炬资本的创始人兼合伙人Jonathan Keidan表示,“我们身处消费医疗“革命”的起始阶段。消费者对非定制化的医疗保健体系非常失望——这种体系极为低效,而且没有“跟进”环节。创业者可以为患者提供更好的就医体验。” 该机构曾在Little Otter的种子轮中领投。

02

疫情催化精神健康线上治疗平台野蛮生长

由疫情引发或加剧的精神健康问题使精神健康治疗“主流化”。截至2021年6月,美国已有7家精神健康领域的独角兽公司,这一数字在一年之前只有两家。CB Insights数据显示,2020年,精神健康赛道达成124笔交易,而2016年仅为69笔。

美国少儿精神健康平台「Little Otter」获2200万美元A轮融资:早期干预至关重要,家长共同参与接受治疗

2018年,远程精神病学及制药公司Genoa Healthcare以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UnitedHealth,创下疫情前的精神健康领域的最高交易纪录;2019年,估值达10亿美元的“冥想”应用程序Calm上市;2020年,企业员工精神健康治疗平台Lyra Health在疫情中获得融资进而成为独角兽;而Modern Health、BetterUp、 Ginger(此后与Headspace合并)和Talkspace也于2021年加入了独角兽俱乐部。值得一提的是,由TPG Capital投资的精神健康线上治疗平台LifeStance Health Group上市首日估值高达79亿美元。

尽管精神健康赛道不乏独角兽,但是由于少儿精神健康治疗在服务流程和专业知识上不同于成人精神健康治疗,大多数现有的精神健康平台公司难以将其服务拓展至少儿精神健康领域。相比之下,将0-14岁少儿作为目标人群的Little Otter,却有更广阔的市场扩张空间。关于该平台的未来,Rebecca Egger表示,“Little Otter致力于成为每个家庭的个性化精神健康伴侣。”

CRV合伙人Kristin Baker Spohn对该公司的评价甚高,“有些精神健康公司声称它们提供以家庭为中心的护理,但是Little Otter是唯一一家将所有家庭护理包括在内的公司。它的护理模式是目前市场上最易于规模化的服务模式,这是家庭精神健康的未来。”

03

少儿精神健康护理迫在眉睫,早期干预至关重要

疫情将少儿的精神健康推至危机水平——越来越多的少儿正在遭受焦虑、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压力和抑郁的折磨。事实上,早在疫情爆发之前,我们已身处少儿心理健康危机之中。2018年,一篇名为<; Global child and adolescent mental health: challenges and advances>;的学术论文指出,在全球范围内,儿童和青少年中精神健康障碍的患病率接近15%;50%的精神健康障碍在14岁之前开始显现;75%的精神健康障碍在24岁之前得以显现。

情绪障碍和行为障碍在青少年中愈发常见。而这一情况在美国则更加严峻。美国CDC数据显示,9.4%的2-17岁少儿(约610万)被诊断患有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在3-17岁儿童及青少年中,7.4% (约450万)被诊断患有行为障碍,7.1% (约440万)被诊断患有焦虑症,3.2% (约190万)被诊断患有抑郁症。抑郁症会导致自杀,而行为障碍则可能导致犯罪行为。

然而,世卫组织资料显示,大多数患有精神障碍的儿童和青少年并没有寻求帮助或接受照顾。如果儿童和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问题没有得到及时解决,其后果将会映射到成年。早期成长环境的质量是儿童和青少年未来精神健康的重要决定因素,原生家庭影响深远。因此,相比仅为少儿本人提供服务,Little Otter基于家庭的治疗模式能够在极大程度上提升治疗效果。

纵观历史,经济的衰退往往伴随着人们精神健康状况的恶化。然而,这种影响并不是单向的。不难想象,和任何其他疾病一样,人们精神健康状况的恶化可能影响其工作参与度,自杀率的上升必然导致劳动力参与率的下降。新京报数据显示,抑郁症给全球经济造成每年1万亿美元的费用。中国每年因抑郁症造成的缺勤、医疗开支等直接费用就在494亿人民币左右。据悉,中央财政在教育经费方面投入巨大——常年稳占GDP的4%以上。恢复患者的社会功能不仅之于其个人意义非凡,还能避免造成社会资源的极度浪费。针对少儿精神健康问题的早期干预或能有效减轻这一负担。

根据《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数据,2020年,中国青少年抑郁检出率为24.6%。这意味着,在每 4名青少年当中,就有1名存在着抑郁倾向。《中国青年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在0-17岁的儿童与青少年中,约有3000万人正在受到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的困扰;此外,10%~15%的儿童存在焦虑抑郁、行为障碍等精神健康问题,这一数字在留守儿童群体内甚至高达30%,然而,在经历精神健康问题的儿童中,就诊率却不及三分之一。

童年和青春期是儿童和青少年获得认知(cognitive)和社交情感(social-emotional)技能的关键时期,这些技能决定了他们未来的心理健康,对其在社会中扮演成人角色至关重要。正如Helen Egger博士所说,“早期干预至关重要。保障少儿精神健康是创造心智健全的成年人的前提条件。”

版权声明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融界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少儿精神健康 Little Otter A轮融资
400-858-9000
免费服务热线
[email protected]
邮箱
09:00--20:00
服务时间
0571-56206690
投诉电话
投融界App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trjcn.com) 版权所有 | ICP经营许可证:浙B2-20190547 | 浙ICP备10204252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紫荆花路48号(东楼)3层
 安全联盟
在线客服
手机APP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