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96
服务热线:400-858-9000
专业的企业服务平台

在线音乐的版权变局

韭菜财经 吴秀
07/21
我国音乐市场苦版权久矣,若此次反垄断措施落实,不仅利于其他音乐平台进行版权补差,减少用户听歌时频频切换平台的困扰,也能降低对版权的过度依赖,促进各音乐平台对优质内容的关注。但对腾讯音乐来说,实在是压力山大。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韭菜财经”(ID:jiucaifin),作者:吴秀,投融界经授权发布。

近日,有知情人士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准备让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放弃唱片公司的独家音乐版权,之后可不再需要出售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

此消息一出,不少人纷纷表示赞同。我国音乐市场苦版权久矣,若此次反垄断措施落实,不仅利于其他音乐平台进行版权补差,减少用户听歌时频频切换平台的困扰,也能降低对版权的过度依赖,促进各音乐平台对优质内容的关注。但对腾讯音乐来说,实在是压力山大。

在线音乐的版权变局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头部地位引关注

作为泛娱乐生态链中极其重要的一环,数字音乐产业受政策和资本利好,催生了诸多“独角兽”。其中,腾讯音乐旗下拥有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及全民K歌四个产品,布局久远、体系庞大,自2018年12月在纽交所上市之后,已经成为了我国在线音乐行业中的绝对巨头。

据腾讯音乐2021年Q1财报显示,其一季度营收78.2亿元,同比增长24.0%,净利润9.79亿元,调整后净利润12.4亿元;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同比增长34.5%。

除了巨额的营业收入,腾讯音乐的龙头地位还体现在平台用户数量和移动MAU上。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3月腾讯音乐旗下平台MAU均超过1亿人次,其中酷狗音乐的MAU已超2.9亿,QQ音乐约为2.5亿,垫底的酷我音乐也有近1.4亿的活跃用户,轻松包揽了行业前三。

此外,绝对的版权优势让腾讯音乐拿到了国内音乐版权市场上的绝对话语权。

腾讯音乐拥有超4千万首正版曲目的授权,既有周杰伦、容祖儿、王菲等一众优质歌手的独家版权,也有华纳、环球、索尼等知名唱片公司的版权代理,其版权曲库已占到我国总曲库的90%。

在音乐版权上,腾讯音乐一家独大。版权壁垒限制了其他平台的发展和用户的选择,在线音乐市场竞争呈畸形状态,其高度“掌权”在线音乐市场引发多方担忧。此次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手,或许能扭转市场差异,促进良性竞争。

老对手欲弯道超车

阿里宣布关停虾米音乐之后已基本退出赛道,背靠百度的千千音乐也一直没能翻出新水花。现今,市面上的头部音乐平台仅剩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两家。此次腾讯音乐被反垄断调查,业内调侃虾米“死早了”的同时,对最有可能实现超车的网易云音乐也愈发关注。

在版权巨头的挤压下,网易云音乐通过扶持原创音乐人,开辟乐评、歌单、云村等产品,圈出了在线音乐差异化的市场。当前网易云音乐的入驻原创音乐人已超23万,比腾讯音乐多出4.5万,优势虽小,却也帮助网易云降低了版权成本压力。

凭借新颖的营销宣传、直播、粉丝运营、线下音乐节等方式,网易云音乐构建了自家的泛音乐生态链,并借此吸引了大批的年轻用户,优质的音乐社区原创生态也为其带来了高用户付费率和出众的软件长期留存率。

受此类泛音乐的影响,腾讯音乐也出现了部分轻度用户的短暂流失。财报显示,腾讯音乐今年一季度的在线音乐移动MAU为6.15亿,仍居行业首位,但较之去年一季度的6.57亿,同比下降了6.4%。

如果说独家版权是腾讯音乐的护城河,那么年轻化就是网易云音乐的市场定位和最大护城河。年轻群体的消费意愿更强,更能接受付费项目,腾讯音乐如不能像网易云音乐那样抓牢新生代用户,未来的营收增长或许会受限。

此外,阿里和百度在自家音乐平台难成气候的情况下,纷纷把引流的重任压在网易云音乐上。据网易云音乐招股书显示,阿里巴巴和百度分别持有其10.81%的股份和4.26%的股份。阿里此前通过天猫会员附赠网易云音乐会员权限为其引流,而百度则在搜索页面直接为网易云音乐提供前排流量入口,并互享优质综艺的音乐版权。

自身优势、资本扶持、反垄断对版权开放的要求,都是网易云音乐超车的大好机会。

高压之下弃车保帅

其实,关于腾讯音乐版权问题的争议一直存在,此次“腾讯放弃独家音乐版权”消息传出,再次将版权争议推上风口。不过,腾讯音乐似乎并不想放弃这条护城河,而是选择拆分酷我音乐的业务以缓解政策压力。

7月9日,腾讯音乐下发内部邮件,宣布对QQ音乐和酷我在内的业务线和相关人员进行调整。在QQ音乐业务线上成立长音频业务中心,并将酷我音乐的头号聚宝盆“聚星直播”和商业化业务分别拆分给酷狗音乐和腾讯音乐广告部。

宁可拆分酷我,也不愿放弃版权,是因为独家音乐版权奠定了腾讯音乐在国内市场的一超地位。

自2015年7月“最严版权令”出台以来,版权之争在市场正规化的政策影响下愈演愈烈。在经历了第一轮版权混战和官方介入的版权交叉开放事件后,腾讯音乐仍然凭借着核心版权的数量和热门度,牢牢占据了我国在线音乐市场的半壁江山。

版权储备让腾讯音乐稳坐行业首位,此次弃车保帅虽然合理,但拆分酷我音乐也难免影响整体布局。

“聚星直播”不仅是酷我音乐最赚钱的业务,在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平台营收占比中也是极高的。拆分给酷狗音乐,不仅会与酷狗直播相撞造成业务冗余,挤压酷狗音乐的直播收入,若运营过程中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还会影响到腾讯音乐整体的营收增长。

同时失去“聚星直播”和商业化业务,必将影响酷我音乐在腾讯音乐和国内音乐市场上的地位,如无大势业务弥补,腾讯音乐的三大平台或许仅余其二。

版权之外仍有出路

尽管独家版权的优势让腾讯音乐稳坐龙头地位多年,但这并非是其延续一超地位的唯一出路。

版权混战拉高了版权费用,即使腾讯音乐开放其余下的1%核心版权,其他音乐平台也需要花高价向版权方买入,但这笔费用并不是谁都能负担得起的,因此短期内市场格局并不会发生大的改动。

2021年Q1财报显示,腾讯音乐的营业费用总额为15.6亿元,同比增长了33.8%,营业费用占总收入的百分比从2020年同期的18.4%增加到19.9%,版权支出保持高位。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今年一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营收27.5亿元,不及社会娱乐服务营收的50.8亿元,营收大头已从付费听歌转向社交娱乐平台的直播业务和广告收入。

显然,版权费用过高,依托版权吸引的用户基础趋向饱和,音乐市场的竞争核心已升级为综合运营、内容创新、原创音乐、商业多元化等的生态之争。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通过社交性和传播性制造音乐爆款,喜马拉雅、蜻蜓、荔枝等长音频平台凭借播客、广播剧、有声书之类的多元内容吸引用户。长短音视频已经成为“耳朵经济”的新发展趋势,势必会对在线音乐市场产生冲击。

基于此,腾讯音乐在今年1月收购了懒人听书,将其与酷我畅听合并为“懒人畅听”;4月份的架构调整中,腾讯音乐就曾在集团层面设立长音频业务线,与QQ音乐、酷我音乐和酷狗音乐业务线保持平行架构;近日选择弃车保帅也不忘在QQ音乐业务线成立长音频业务中心。

深入布局长音频领域,是腾讯音乐在市场冲击下的主动改变,但也不失为一个减少版权依赖、打造新优势的机会,腾讯音乐能否借此机会重塑筋骨且看后续发展。

版权声明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融界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在线音乐 版权 QQ音乐
专栏介绍
韭菜财经
80篇文章
+ 关注
简介:深度、前沿的财经资讯平台。
专栏推荐
换一批
华兴资本
+关注
懂懂笔记
+关注
投中网
+关注
热文榜
2021年上半年创投市场融资数据报告:市场回暖,资本豪掷4500亿元!
禾顺农业完成近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打造安全芽苗菜工厂
餐饮投资呼啸而来,兰州牛肉面品牌陈香贵完成新一轮过亿元融资!
400-858-9000
免费服务热线
[email protected]
邮箱
09:00--20:00
服务时间
0571-56132500
投诉电话
投融界App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19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trjcn.com) 版权所有 | ICP经营许可证:浙B2-20190547 | 浙ICP备10204252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紫荆花路48号南都研发中心大楼B座7楼
 安全联盟